您当前的位置 :杭锦后旗 > 科教文卫 正文
大园子的故事
内蒙古新闻网   16-09-08 17:13 打印本页】 【关闭

  在我的家乡沙海镇五星村,说起大园子,村里的老少们谁都能聊上几句。大园子是一片枸杞林,栽植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时至今日,每家每户仍在这里有至少几分的枸杞地,所以这里也就承载了村里几代人关于枸杞的故事。

  在爷爷奶奶辈眼里大园子是他们吃饱穿暖的希望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村里的土地盐碱化就非常严重,种什么都捉不住苗,大伙儿的生活也曾是全镇最差劲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村里一位姓陈的小伙儿去宁夏探亲,背回了一些枸杞苗,栽植在自己门前的小院里。村民们稀罕地围着苗子研究了好久,讨论着这一筷子粗的小苗是否能耐得住大片大片的盐碱。两三年里,随着陈家的枸杞开花结果,大伙儿惊奇地发现,这看似弱不经风的小苗竟然还喜欢咱这盐碱滩,生长得像模像样。陈家人把这红红的枸杞果晾晒好,赚到了大集体生活中的第一笔“外块”。随后,村里组织部分村民代表去宁夏往回“淘金”,在离村庄两里地的大片盐碱滩和大土堆中栽植下这些远道而来的枸杞苗,面积大概有30来亩,归集体所有,村民们都叫这片枸杞林“大园子”。大伙儿在大园子锄草、施肥、采摘挣工分,好多头脑灵活的,也从大园子里掏回来枸杞幼苗,种在自家院里的空地上。大园子里的枸杞能挣工分,院里的枸杞能赚零用钱,爷爷那辈儿的村民们一下子活跃起来,感觉生活似乎很有奔头了。

  在父母辈眼里大园子是他们发家致富的根基

  母亲嫁到五星村整整四十年了,也摘了近四十年的枸杞。母亲讲,当年姑娘们愿意嫁到这里,很大原因就是村里有枸杞,手里会有“活钱”。七十年代时,每到采摘期,村民们的心里便乐开了花。这时的大园子也是热闹非凡,男女老少齐上阵,采摘家具也是各式各样,篮子、桶、盆……每天收工时,大伙儿争着比着称斤数、算工分,那热情高涨似火。与此同时,人们开始扩充自家院里的枸杞园,土坑被填平,猪羊圈面积被缩减,院里只留下侧身能过的小路。枸杞顽强的生命力也再一次被充分验证,无论你栽种在哪个犄角旮旯,它都能茂盛地活下去。后来,随着大集体解散,大园子也按枸杞苗数,分给了每家每户。每到卖枸杞的时候,村子里家家都能闻见肉香,大伙儿的收入也一跃成为全镇最高的。母亲说,当时人们的心劲儿特足,精心抚育的枸杞树也是赛着长,她每天摘枸杞摘得都不愿回家。但有一段时间除外,那就是风靡一时的《霍元甲》《陈真》等电视剧播出时,每到晚上七点多,大园子里就会响起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回家吧,《陈真》快开呀!”……第二天,大园子里又会有人像说书似的“上演”剧情回放。

  在我们这辈人眼里大园子是一段痛并快乐的回忆

  记得村里人曾开玩笑说,“我们这儿的孩子一不吃奶,就得开始摘枸杞!”在我的印象里,真还有此感。从刚懂事起,每到采摘期,我就脖子里挂着小桶桶,穿着小裤衩,穿梭在每一棵大枸杞树下,去完成家长交给的“几桶桶、几盆盆”的任务。太阳真毒,母亲的训斥声不断,红红的枸杞在我的眼里就是一颗颗毒瘤。我也曾一度诅咒,为什么不来一场暴风骤雨,把大园子搅得天翻地覆,却不曾想过,枸杞是我们全家生活的保障。在慢慢的采摘中,我还开发出很多偷工减料的好方法,其中一项在小伙伴中广为流传。母亲分我一个铝盆,要求我上下午各摘满一盆,才能出去撒欢。我就先把盆倒扣过来,狠狠地垫上几脚,盆底就会凸起一块,这一块足以让我少摘好多,还不容易被大人发现。我们也会苦中作乐,摘到半上午,就会和相邻地块的伙伴相约,一起出去偷西瓜、黄瓜、果子……有时,遇到大人也在园子里,伙伴儿们就会以肚子疼、渴了、饿了等各种借口,逃离自家枸杞地,去干我们的“大事业”。但出去的时间不能久,不然,很快就会听到爸妈的呵斥声,甚至会追出来敲打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也懂得了更多,当然摘枸杞的能力也增加了不少,成长为了采摘大军的主力。每每摘累的时候,大园子里就会有人开始猜谜语、接歌,各种有趣的谜语至今还有印象,比如“青春痘长在哪里,让你最不担心”,有猜脚底、胳肢窝的,甚至是屁股的,让人听了笑得肚子疼。

  如今,大园子还在,枸杞树却不一样了,采摘的人也不同了。随着树苗的更新换代和面积的不断扩大,村民们主要靠雇用外地务工人员来完成采摘,自家人很少去摘,尤其是孩子们更不舍得让去遭那份罪。前几日,我再次来到大园子,耳畔传来的都是听不懂的陕西话、安徽话,但我似乎还能听到爷爷奶奶们栽植枸杞时的兴奋声、父母们采摘时滴下的汗水声以及小伙伴们的嬉笑、痛哭声……

稿源: 记者 刘慧  编辑: 丁浩